中國公關雲講堂 | 朱春陽:全媒體時代的網絡輿情溝通策略-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
Cinque Terre

學院要聞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學院要聞 > 正文

中國公關雲講堂 | 朱春陽:全媒體時代的網絡輿情溝通策略

發布時間:2020-07-16 作者: 瀏覽次數:


2020713日晚7點,中國公關雲講堂第一期正式開講,複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朱春陽為大家帶來了題為“全媒體時代的網絡輿情溝通策略”的精彩講座。本期講座由中國新聞史學會副會長兼公共關係分會會長、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教授陳先紅主持,來自清華大學、複旦大學、中山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蘭州大學和華中師範大學等高校的300餘名師生在雲端共同參與了本期雲講座。

朱春陽教授從傳統傳播體係下的政府傳播機製出發,闡釋了政治家辦報在不同時期的不同操作方案的差異性。他指出,新世紀以來,經過互聯網賦權,傳播資源由官方獨有變為民間和官方共享。在現代傳播體係基本形成的背景下,當前政府公共關係麵臨的基本傳播場景表現為:“全世界都在看”“人人都有麥克風”以及“24小時在線”。基於國家治理體係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政治改革總目標,政府需要從全能型政府轉向有限政府,並通過“可溝通政府”的建設進而成就“可信任政府”,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四全”媒體為新時期政治家辦報提供了行動指南。隨後,他通過大量案例,指出全媒體時代,麵對群體性事件增多的現狀,官方何時發聲、如何發聲、有效打通兩個輿論場是處理網絡輿情溝通的關鍵,隻有線上線下保持高度一致,輿情才會慢慢消散。因此,網絡輿情絕不僅僅隻是網絡上的故事,而是線上線下相結合,實現網上網下同心圓。最後,朱教授用一句話總結了本次講座的基本結論:政府公共關係要守住底線,這個底線就是:遠離“雷詞”,講一個智商正常的故事

“君子溫潤如玉,觀點鋒利如刀。”講座結束後,陳先紅教授以此評價朱春陽教授和他今天的整場講座。她指出,朱春陽教授充分發揮了新聞傳播學和政府公關的專業融合優勢,從“新聞、舊聞、不聞”三聞原則提出問題,圍繞公關核心詞“溝通”提出了政府輿論溝通管理策略,具有現實指導意義。她提到全媒體時代是大輿情時代,民眾公共意見匯聚成為數據產品,如何將這個數據產品轉化為公共內容產品,做好網絡輿情管理,需要將新聞傳播與公共關係的知識進行有機融合。因此,做好網絡輿情溝通既需要好的記者,也需要好的公關人。她說:“正如朱春陽教授所言,一個不專業的宣傳人員,就是‘專業挖坑手’。因此我們需要培養更多既懂新聞傳播和媒體運營規律,又懂得公關理念、公共溝通的複合型人才。”

在講座的最後,朱春陽教授就“民間輿論場是否存在分化”“如何把握好網絡輿情冷處理和熱處理的比例和分寸”等問題與老師和同學們展開了交流。參加講座的老師和同學們均表示在首期講座中收獲頗豐,非常期待“中國公關雲講堂”的後續講座。

據悉,“中國公關雲講堂”由中國新聞史學會公共關係分會(PRSC) 發起,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聯合主辦,旨在以“雲講堂”的形式聯絡政、產、學、研各界關係,在全球疫情防控大背景下共同助推中國公共關係事業發展,推動中國公共關係事業在危機中育新機,於變局中開新局。



附:朱春陽精彩觀點集錦

  1. 傳統傳播體係下的政府傳播機製基於1949年後對新聞業的國有化改造,最終實現了所有大眾傳播資源一律收歸國有。在對大眾傳播資源全麵掌控的前提下,政府傳播機製以用毛澤東主席提出的“三聞原則”為行動方案,即新聞、舊聞、不聞。

  2. 2000年後,互聯網賦權,大眾傳播資源由官方獨享變成民間和官方分享。“去中心化”、“再中心化”的過程中形成了現代傳播體係。

  3. 當前各級政府公共關係麵臨的基本傳播場景:全世界在觀看;人人都有麥克風;24小時在線。

  4. 最新的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目前網民剛剛突破9個億,但仍有4.96億為非網民群體,因此,中國輿論場常常分裂為線上與線下兩個層麵,線上線下輿情處置方案的對立、撕裂仍然嚴重存在,因此,網絡輿情溝通不能隻考慮網絡層麵的溝通,還要考慮網下的溝通機製。

  5. 現代傳播體係下的政治家辦報基本價值目標:在全世界都已經知道的情況下,如何給全世界一個“交代”,這也是當前危機傳播能力的基本要求。

  6.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係發展起來後,多元利益主體出現摩擦衝突的話,社會能否提供一個順暢溝通的方案?從目前的實踐來看,是沒有的。多元化、碎片化的社會化網絡體係,太多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使得社會共識程度降低。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提出具有裏程碑意義和價值,它試圖從國家、社會、個人三個層麵為當代中國人討論問題提供基本的價值框架。

  7. 一個傻瓜化的輿情識別方案:當官方與民間就同一事件的要素進行重要性排序時如果出現嚴重的反差,這就意味著共識達成的事實基礎不存在了,危機隨時都會爆發。本質上,群體性輿情事件也是一種體製外的社會溝通機製,隻是成本過高、方式激烈、破壞性大,因此要盡可能避免。

  8. 網上網下同心圓是以新媒體為圓心,而不是傳統媒體。

  9. 解決網絡輿情絕不僅僅隻是網絡上的事,而是線上線下相結合。

  10. 政府公共關係的底線:遠離“雷詞”,講一個智商正常的故事。

    (撰稿:李旺傳 文字整理:李旺傳、李欣)


聯係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珞瑜路1037號東六樓

聯係電話:027-87543520 87544547

郵編:100871

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 © 版權所有Copyrights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