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媒體工作者的故事|守在後線,心係前線-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
Cinque Terre

分團委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學生工作 > 分團委 > 正文

疫情中媒體工作者的故事|守在後線,心係前線

發布時間:2020-09-03 作者: 瀏覽次數:


“我並不能說有什麽突出貢獻,隻是作為一個參與者,去記錄一些情況。”殷夢昊,作為一名參與了諸多疫情報道的解放日報記者,在8月6日麵對我們的采訪時,她說出了自認為自己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


我是普通人也是記者

殷夢昊所在的部門是特稿部,主要關注的就是突發事件和深度報道。但是疫情爆發之初,由於黨報的特殊性以及對記者安全的考慮,解放日報沒有安排人員前往武漢進行新聞采訪。爾後,1月23號,報社領導決定向武漢派出一些記者,名額有限。殷夢昊因為在武漢念過書,對那裏比較熟悉、也有很多熟人。所以即使當時疫情十分嚴重,殷夢昊還是願意承擔風險,背負記者的求真精神前往武漢。可惜當時處於安全考慮,報社裏隻選了3名男性作為前往武漢的記者,殷夢昊則作為後方記者繼續參與到疫情報道當中去。

不過,殷夢昊是一名記者,但也是一名普通人。麵對著迅速增加的感染人數和未知的病毒,殷夢昊和所有人一樣,都感到焦慮、絕望。而且在那段時間裏,殷夢昊的先生和殷夢昊相繼發燒,她照顧著自己的家人,一邊擔心自己的先生是不是感染了,一邊自己也慢慢被發燒消耗著身體。“一晚上都睡不好”,回想那段時間,殷夢昊這樣說。

殷夢昊其實是相當糾結的,一邊是春節過年、先生生病、未知的疫情,一邊是自己的工作、作為記者的操守。殷夢昊盡可能在其中尋找平衡,她所需要做的,就是要盡可能地保持客觀,暫時放下負麵情緒,在一片混亂中找到一條自己的清晰的路。


混亂中理清思緒

1月24日,殷夢昊參與的第一篇稿件《和病毒賽跑》發表。這篇文章是殷夢昊所在的部門一起寫的,她承擔的內容是采訪武漢當地的醫生。當時工作壓力很大,殷夢昊燒還沒完全退就開始采訪,不過采訪的過程卻不太順利。采訪對象的缺乏讓殷夢昊的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因為無法親自前往武漢,殷夢昊在疫情中能聯係到的人非常有限。雖然當時她聯係到了幾位同濟和協和的醫生,但他們卻沒能接受采訪。當時局勢十分混亂,醫生很難擠出時間。另外,出於醫院的規定,醫護人員也很難向外透露更多相關信息。幸運的是,她最終找到了有很多醫生家人的同學,雖然不是三甲醫院的醫生,但是也對武漢的情況有所了解。殷夢昊這才找到了突破口,頂著病體完成了任務。

1月30日,殷夢昊自己負責的第一篇報道《他是武漢醫生,也是新冠肺炎患者》發表。那篇報道的采訪對象劉鵬醫生,是殷夢昊第一次接觸到的兼具醫生和患者雙重身份的人。“當時他已經扛過了最難受的階段,到了康複後期。我采訪他的時候,他聲音有些沙啞,一邊咳嗽一邊說話,但語氣非常平靜,有一種看淡生死的感覺。”這是劉鵬醫生給殷夢昊的第一印象。這次采訪過後,殷夢昊逐漸了解了武漢的情況。之後她開始著手在上觀新聞的app裏做武漢日記連載,“隻要是在武漢發生的和疫情有關的不管什麽事情都可以寫。”雖然因為身體原因,殷夢昊寫得不多,但是她逐漸從混亂中找到了自己的路。


總有些事情難以忘懷

“疫情影響到每個人,因為每個人都是在生死線上掙紮,所以他們的光明麵和黑暗麵都會展現出來,這就激發出了最真實的人性。”當我們問到疫情中最深刻的事情時,殷夢昊這樣回答。

疫情期間,很多人找殷夢昊不是要提供線索,而是向她求救。因為工作關係,殷夢昊會接觸到一些醫生或者渠道,所以很多“走投無路”的感染者或家屬都會嚐試向她尋求幫助。

其中給殷夢昊印象最深的,是一名50多歲的卡車司機胡鐵柱。那時,胡師傅的姐姐感染新冠情況危急,但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法進醫院進行治療,於是胡師傅向殷夢昊尋求幫助。但疫情初期,醫院一床難求,殷夢昊也有些無能為力,她便把所有手裏有的求助的聯係方式都給了胡師傅。而胡師傅也將殷夢昊當作無助時的救命稻草,甚至“病急亂投醫”,問了些偏方的可行性。但不幸的是,胡師傅的姐姐還是過世了。和很多疫情期間失去親人的人一樣,除了悲痛,胡師傅還報有對政府的無法理解。按道理來說,殷夢昊的幫助應該就到這兒了。但她還是繼續安慰疏導胡師傅。在殷夢昊的幫助下,胡師傅緩過勁,去當了誌願者。從求助到絕望,從對政府的不滿再到後來回饋社會的誌願者,殷夢昊陪著一個人經曆了諸多情感,也用自己的力量陪著胡師傅走了出來。回想起這件事,殷夢昊總結道:“很多很細微的事情反而印象更深刻動人。”


收獲複雜的成長

記者和其他許多工作不同,每一次的報道都可能給記者帶來閱曆的增長或者一些啟迪。經曆這次疫情期間的報道,殷夢昊也收獲了很多。

無論是從死神手裏搶過一條命的劉鵬醫生,還是失去姐姐的胡師傅,殷夢昊在此次疫情中接觸了太多的生死,所以未免感慨,“首先是真切體會到了生命的脆弱。現代社會雖然看起來運行非常順暢,但出現了疫情後,現有的社會體係和秩序都被敲碎了。如今我們的世界又被保護好了,所以要更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而作為多年沒回武漢的華中大學子,此次疫情更是將殷夢昊與武漢重新連接在了一起,這也讓她收獲頗多,“找到了熟悉的親切感還有當年讀書的感覺。武漢粗糙但卻極具生命力,武漢人凶悍但沒有惡意。當災難來臨時,武漢人身上頑強的生命力便展現了出來,武漢是英雄的城市,讓人敬佩。”

另外,此次疫情中信源眾多,信息的真實性難以區分。而作為黨報記者,殷夢昊最重要的責任就是判斷事件的真實性:武漢到底怎麽樣了、疫情到底有多嚴重、到底怎麽樣才能去預防等等。而這些正是記者和自媒體等其他工作者不一樣的地方,記者的職業操守正是要挖掘真相,真真切切地幫助被封鎖的那些人,並且向其他人反映真實的情況。

這次疫情還讓殷夢昊對人性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其實醫生都是很普通很真實的人,他們其實也害怕也哭;病人也有小私心,也會想辦法鑽空子搞到床位。”殷夢昊總結到,因此在此次有關疫情的報道裏,每一篇故事都吸引了很多人,因為它反映的是真實的人性,而非經過篩選的聖人。對於媒體行業的後浪們,殷夢昊更是說出了自己的感受:“疫情中很多優秀的報道都是平實地還原真實的人性,以平等客觀的視角闡述故事。因為相比於正能量的東西,讀者更需要真實的現象,真實的有瑕疵的人和事反而更能拉近與普通讀者之間的距離,讀者才能更好地理解。”


在此次疫情中,無論是鍾南山教授以及許多醫護人員,還是媒體工作者甚至是眾多普通人,他們都參與到了這場與死神的搏鬥中。有人的故事精彩,有人的故事平凡。而殷夢昊作為一名解放日報的媒體工作者,作為一名後方記者,也譜寫了自己的故事,完成了記者的使命。



受訪者:殷夢昊 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2014屆本科畢業生

記者:饒一凡 崔飛燕 周雨杭


聯係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珞瑜路1037號東六樓

聯係電話:027-87543520 87544547

郵編:100871

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 © 版權所有Copyrights all reserved